放黄不收费不登录的软件

斗破。

乌坦城萧家。

江缺看萧炎便神色一动道:“萧炎,你可想好了,一旦拜我为师后就不能更改,而且你得学习修仙之术。”

“前辈,我想好了。”萧炎点点头道:“修仙成道,问鼎长生不老不死,乃我所愿也。

虽然我天赋回来了,即使去修炼斗气也能有所成就,但那并非我想要的。”

修仙才是他的目标。

成为一个御剑仙人翱翔虚空,飞天遁地,诸般法术,无尽神通。

这些才是萧炎期待的东西。

以前只是没办法而已,所以修炼了斗气,“当有更好的选择后,我岂会放过?”

况且他还想在这方世界里传播道统,做那仙道之祖岂不是更好。

斗气毕竟已经繁衍到巅峰了。

而仙道文明在这方世界里,还是一个新鲜事物。

樱花飘舞女孩柔若清纯美图

说不定他可以好好运作一番,以此成就一番伟业也未尝不可能。

江缺点点头,继续说道:“入我门下修仙,需尊师重道,需秉承坚韧不拔之心以求取大道。

萧炎你可能做得到?”

“能!”

闻言后萧炎赶紧保证起来,道:“入前辈门,从此自当尊师重道。”

“好。”江缺点头道:“磕九头便算拜师。”

萧炎并未犹豫。

并恭恭敬敬地磕了九个头。

然后口中称呼起来,“弟子萧炎拜见师父,今后跟随师父一道修仙,还望师父多多关照。”

今后他便要靠眼前这人了。

江缺。

便是他萧炎的师父。

至于戒指里的那位药老,已经被挤走了。

收徒是收不成了。

不过萧炎是他看着长大的,若萧炎有更好的去处他自然也不会阻拦。

于是便有了眼前的一幕幕。

神色趋于平静。

萧炎道:“师父,咱们这一脉是什么来头啊,蜀山剑仙?

还是传说中的道观真修?”

江缺摇摇头,道:“都不是,不过蜀山的那一套为师也会,所以也不用羡慕。

我们乃是修真成仙的修仙者,有诸般法术、神通存在,今后够你好生学习了。”

“是!”

闻言萧炎心中一喜,却是暗道:“看来这个师是拜对了,只是不知师父有多强。”

但是能让自家父亲与家族里众位长老都恭敬的人物,想必实力是不弱的。

应该很强大。

未来自己的路是仙路,萧炎倒是很期待起来。

毕竟他在穿越前就一直听着各种神话传说长大的,自从来到这方世界后才知道,原来还有修炼这种东西。

“而师父的出现更是让我知道了,修仙才是王道。”

一时之间萧炎不由得有些羡慕起来,他暗暗道:“如果有一天能够像师父那样自由穿梭诸天,那就好了。”

如果到现在他还看不出江缺其实是故意穿越来的,那只怕是村口的二傻子了。

“萧炎徒儿,不说诸天万界强者无数,仅是这方世界便有无数强者存在,接下来你的日子可能有点苦了。”

江缺微微笑了起来,“为了督促你修炼,为会让药老盯着你修行。”

这个世界上灵气并不差,想要修炼也不难。

而现在。

萧炎率先要做的就是把体内的斗气转化成真气。

九品道功元婴境及其以前的功法他自然会传给萧炎,让其好生修炼。

不过现在他并未传。

而是在萧炎期待的目光下似笑非笑地说道:“接下来这几天,你便先打坐吧。”

什么时候他觉得满意了再传授功法。

“打坐?”萧炎一愣,问道:“师父,这里面还有什么说道的吗?”

他很好奇。

修仙和打坐又有什么联系?

“想修仙先学会打坐,别以为打坐简单,你打十个小时试试看。”江缺道。

萧炎:“……”

十个小时?

他嘴角不由抽搐起来,暗道:“即使前世站军姿时也没这般长啊。”

正想反驳时,江缺的声音幽幽地传来,“修仙,修的是心境,打坐练气本就枯寂无聊,不然你以为为何有人自称是练气士。”

不就是经常打坐练气吗。

而且打坐还能磨练修仙之人的心境,能将棱角都磨平。

可谓是如国术要扎马步是一样的。

道理都一样。

萧炎也不敢不听江缺的话,只好苦涩地点头道:“师父你放心,打坐的训练我会好好完成的。”

“嗯。”

江缺满意了,又道:“等你让我满意后,我便先把元婴境及前面的功法传授给你,若是不能让我满意便继续练习打坐吧。”

萧炎点头,“是……”

他可不敢有偷懒和敷衍的想法了。

生怕被江缺逮住机会。

万一让他一动不动地打坐一天,岂不是要饿死他萧炎。

等萧炎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他才道:“药老,我们打个商量呗,明天你就跟我师父说我已经完成任务了,怎么样啊?”

谁知戒指里传来一道不满的声音,“小子,修行绝对要一步一个脚印,可不能偷懒走捷径,你还是一老一实的打坐吧。”

不然以江缺的手段保管会发现。

得,这条路走不通。

他一脸撇嘴,旋即道:“药老,你就通融一下呗,以后我会好好孝敬你的。”

说不得连自己的后半生都赌了进去。

可任由他好说歹说,药老就是不为所动,“萧炎小子,你师父可神通广大着,你这番话说不定已被他听到,嘿嘿嘿!”

他虽未与江缺交过手,但却能感觉到江缺的深不可测。

那简直就是个超级强者啊。

比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人都要神秘、诡异,很是强大。

可怕啊。

这样一个存在保不准就有各种探听的手段。

萧炎:“……”

被药老这么一吓后,他才恍然响起自己那个师父江缺似乎会不少神通法术。

“搞不好师父神识一罩下来,便知我与药老的谈话。”

萧炎的心中暗暗地思考着,神色一垮下,“完了,看来明天说不好要被师父惩罚了。”

果然。

第二日一早。

萧炎来到江缺的院子里,这是萧家安排的。

在萧战等人眼中作为一个斗皇级别的存在,自然不会住差的院子。

看着这奢华、别致的小院,萧炎都有些羡慕了。

他暗道:“要是我也能住在这里就好了,这个院子还真是好。”

环境相当不错。

也就是江缺这样的强者了,换作是萧家其他人的话,谁能有这待遇。

江缺正在一个蒲团上打坐炼化此前因药老之故而分得的世界本源力,虽然不多,却也足够他花时间去炼化了。

萧炎缓缓地靠近江缺,“师父好神秘,也不知他才练气还是做什么。”

成为江缺徒弟后,他便知道练气的重要性。

但有时候就是耐不住寂寞。

人生寂寞如雪啊。

他其实是有点坐不住。

还为靠近多少,就听江缺幽幽的声音传来,“萧炎,自己找个蒲团坐下练气吧。”

“是!”萧炎点点头。

“不过鉴于你昨日想让药老帮你作弊,今天便先打坐三个小时吧,但凡有异动的话……”

说到这里他还顿了顿。

并且还一副笑呵呵的样子。

萧炎知道这绝对没好事,“师父,否则怎样啊?”

江缺收功,然后朝萧炎头顶上空屈指一弹,笑道:“看到那片乌云了吗?”

“看到了。”萧炎暗道一声不好地点点头,“师父这是要惩罚我啊。”

等等!

昨晚和药老的事情果然被师父知道了。

“看来以后连作弊的话都不能说了。”萧炎心里很不满意,长叹道:“也行,那就老老实实地打坐吧。”

期待早日让江缺满意。

虚空中。

江缺屈指一弹出的光芒化作乌泱泱的黑云。

甚至萧炎还看到上面交织起来的电蛇,正在不停地翻腾变化着,仿佛随时都要冲下来。

一看到那月末有婴孩小拇指般粗大的电蛇,萧炎顿时有种想哭,“要不要这么坑我,别人都是头悬梁锥刺股,我这直接就是头悬雷电打坐。”

他生怕江缺控制不住,然后直直地砸在自己头上。

毕竟那是雷霆啊。

他萧炎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没享受过。

“打坐就打坐,不就是三个小时吗。”咬一咬牙就挺过去了,倒是也挺容易的。

反正觉得不难就是了。

“难是不难,但那种枯寂的滋味却让人不好受啊。”

江缺幽幽地说道:“对了,你不能运转任何功法,脑袋要放空明,否则头顶上的那些电蛇可不会认得你是哪个。”

萧炎:“额……”

虽然他知道江缺不会真的劈死他,但望着头顶上那片黑压压的乌云还是觉得心里发慌。

有些郁闷。

自家师父挥一挥手就有雷霆出现,“这绝对是法术,我一定要学会,以后也这般考虑徒弟。”

而萧炎戒指里的药老就更是震惊了。

他暗道:“江道友居然连这种天地雷霆都可以掌控,太厉害了。”

着实叫人震骇几分。

原来实力强大到一定地步后,还可以有这种手段。

“以前倒是闻所未闻,倒是未曾听说过有这般存在的强者。”一时间药老只觉得自己长见识了。

此乃天大的好事情。

说不定自己以后也能跟在这位江道友身边学到一招半式。

“果然,老天爷还是待我不薄的。”药老在心里暗暗思索起来。

还能侥幸活着也还不错。

至少让他看到未来,看到了希望在哪里。

以前的时候并未大起大落,人生也没有跌宕起伏。

一个小时候。

萧炎忍不住动了一下,实在是痒得厉害。

“轰隆!”

顿时一道雷霆就落了下来。

然后轰得萧炎汗毛乍起,浑身都开始冒烟。

“这些电蛇的力量并不强,不足以将你劈成重伤,但皮肉伤肯定会有的。”江缺解释道。

“……”

萧炎一时间觉得自己可能拜错了师。

这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前辈高人,突然就变严厉的师父了,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得过来。

神色怪异无比。

一脸的难看。

甚至心里还暗道:“我肯定是拜了个假师父,一定是这样,不然师父怎么会变得如此严格了。”

分明就是与之前格格不入啊。

萧炎觉得自己好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