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名优馆ios

我现在自然是有些后悔的,毕竟当时以为大叔的脸上泛着乌青是有凶兆,但是现在看来,大叔本身就是凶兆。

听大叔当时说的话,他们并没有得罪谁,应该是碰上了什么影响他们村人命运的东西。

再结合黑白无常的描述,这个东西应该让他们所有人都患上了疾病,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可是我们总不能现在再回去吧?”黑无常可不想回去面对一群鬼魂。

“我从钟楼下来之后,又往外走了这么久,所以我想,钟楼里应该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被我们发现。”

我没有去管黑无常的担忧,只是自顾自地思索着。

白无常看着面前这潭黑漆漆的水,也不敢轻易下去,只好将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那群村民那么畏惧那钟楼,只要我们还在钟楼上面,就是安的。”

仅仅只是一道钟声,就让他们如此畏惧。

“那你回去吧,我可不回去,我就在这里守着。”黑无常索性往地上一坐。

我也没打算让他跟我一起去,找个东西而已,人太多反而目标很大。

“那我跟你一起吧。”白无常看着温温和和的,其实胆子倒是一点都不小。

美好的少女闺房里孤芳自赏

我点了点头,暗道里面有一个人接应也会更安些。

做好了决定之后,小光点就开始在前面为我们带路。

黑无常一下子慌了,在小光点走之后,这里唯一的光源都没有了,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一想到旁边还有这么一潭奇奇怪怪的水,里面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怪物,黑无常就不想自己留在这里了,连忙跟上了我和白无常。

“怎么,想通了?”

白无常轻笑着调侃道,没有去注意黑无常此时已经彻底阴沉下来的脸色。

“等会儿就我一个人上去就好了,你们俩在暗道里接应我就可以了。”我转头和白无常说着,不知不觉已经成为这个小团队中的主心骨。

虽然说我的身体可能是最瘦小的,但是主导力却一直都存在。

等我重新回到了钟楼下方的时候,外面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让我不由得变得十分警惕。

“外面怎么感觉没人了?”黑无常心中有些窃喜。

“说不定是有埋伏,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我压低了声音说到。

白无常也对我的话表示赞同,几个人轻手轻脚地爬了上去。

等我偷偷将之前的暗门推开一条缝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了。

整个村子都重新回归到了黑暗之中,一片破败不堪的景象。

“这是怎么回事……”我推开出去,更是一个村民都没有见到。

“发生什么了?”白无常也在我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顿时瞳孔都因为震惊而有些扩张了。

“这……这怎么可能?”

从我们刚刚进来到现在,也过去了不到一个小时而已,天明明才亮,怎么现在就黑了?

越来越感到这个地方的诡异,我们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我走出钟楼,再三确认并没有埋伏之后,围绕着钟楼转了好几圈。

村民们怕的,应该不是钟楼,而是这口钟,可是它真的十分普通,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会是什么东西呢?”就在我打算钻到钟的内部去查看的时候,身体却不小心撞到了钟内部的那根杆子。

巨大的声音发出,我连忙从钟里面爬出来,却震惊地发现,外面的天色不知道何时已经亮了。

村民们再次从屋子里冒了出来,黑白无常两个人都警惕起来,立刻朝着暗道跑去。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白无常有些担忧地看着我,但是我却有些茫然,并没有移动。

我抬起手,抓住了刚才碰到的那根杆子,轻轻扯动了一下。

巨大的钟声再次响起,周围的天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村民们刚出来,就立刻如果惊慌的马群一下子散去。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不是天色的明暗程度决定了钟声响起的时间。

这个村子里的时间,都是由这个钟声决定的。

刚才我进入密道之前,踢响了这个钟,所以它就不是自动的了,现在,村民们能不能离开屋子,完由我说了算。

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我瘫坐在地上,对着黑白无常招了招手。

“没事了,别躲了。”

白无常从暗道里站出来,震惊地看着天色在刚刚几分钟的时间内变换了三次,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这他娘的……绝了。”黑无常环顾四周,哪里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我估计,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就是它了。”

我看着这根杆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把它取下来。

小光点在这个时候,晃晃悠悠地飞到了钟的上方,将我的目光也一并带了上去。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你就是要等到我自己发现?”

我看着小光点的行为,一时也搞不懂它究竟是什么用意。

小光点有些无辜地转悠了两圈,但是并没有否认我说的话。

我长叹了一口气,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情来测试我。

因为我实在是太弱小了,所以只能麻烦白无常帮我爬到钟的上面去,将上方杆子的固定物给打开。

我和黑无常则固定着钟,以防它不小心发出响声。

白无常顺利地将开关打开,我立刻从下面接住了杆子。

这跟杆子在落入我的手中的时候,立刻就变小了,最终成了一支毛笔,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这支毛笔,再联想到在村子外围的那个黑色水潭,突然反应过来。

“那个水潭里的东西,难不成就是墨水?”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并没有来得及让我们思考,在杆子被取下之后,天气突然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整个村子的光影都开始迅速变换,村民们也完不再畏惧天色给他们带来的影响,纷纷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只是他们的外形,已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