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在线下载app下载

新世界。

杭州西湖。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荷花开后西湖好,载酒来时。

这里有美丽的姑娘泛舟而来,有文人雅士吟诵诗词,以作千古文章,话无尽的佳话。

当然了。

还有无数的美食存在。

西湖之畔。

这里的房价丝毫不比后世差,同样是一房难求,一摊难摆。

偏偏人流量还大。

贩夫走卒皆来往于此,各种商铺茶舍酒楼客栈林立于这西湖之畔,正应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似乎这个地方正合适。

雅客喜欢来此,文人书生也喜欢来此,庙堂之辈更是会来此。

短发姑娘海边的等候

除此外还有一种人喜欢来。

那便是修炼者。

不管是修仙修神修鬼修妖的,都会来这西湖之畔喝上一两杯美酒,品尝一番美味佳肴,再欣赏那西湖美景,便觉得人生完美无缺了。

不过这里寸土寸金,消费自然也贵重无比。

寻常之辈哪里消费得起。

也就是那修行之辈有那等本事,豪掷千金也不在话下,自然是轻松至极。

其他人也不过偶尔来来。

从原始森林中出来的江缺便在这西湖之畔的客栈上住了下来,开了一间房间,喝着美酒,吃着美味。

坐看潮起潮落,观那云卷云舒。

时不时面朝大海,虽无春暖花开,却也能享受到海面的广阔,体会那大自然的伟力。

他已经来到这方世界三天了。

自那大山森林里出来后,就来到钱塘县,来到这西湖之畔,看贩夫走卒们讨价还价,看文人士子们作那盛世文章。

也曾见到一些修为低下的修炼之人,但他没好意思去打扰。

总觉得不好意思。

“除了一些实力低下的修炼者外,我还发现各处神仙,其中就以山神土地、城隍,甚至是龙王为最。”

江缺暗暗思量起来,即便是这西湖水底,其实也有一座龙宫,只是鲜少有虾兵蟹将出入。

总之强者他没见到。

但这并不是说就没有强者存在。

这一次江缺很谨慎。

不能被那些超级强者发现,要不然他很多谋划都进行不下去,“低调才是王道,管他洪水滔天,我还是好好享受一番再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他虽然是归墟境的修仙者,但若人间有美味也可以尝尝。

二楼。

一个靠窗户边上的位置上。

江缺叫了一桌好酒好菜,一个人独坐地吃喝着,望着远方出神,潮起潮落碧波霞,云起云涌风云变。

他手中钱财不少,因此客栈里的人对他都很敬畏。

毕竟是有钱人。

修行不急。

西湖之畔人烟密集,想来能调查出点什么来。

只是目前可能还没碰上。

湖畔的路上,有来来往往的少女掩面而过,也有被江老魔那英俊面庞吸引住的,便暗送秋波来。

可江老魔仿若未闻一般。

任你长得再漂亮也不动心,仿佛是一群庸姿俗粉,不堪入目,也不能叫他江缺心弦颤动。

倒是那些来往的士子书生们引起了江缺的注意。

有那么几个人倒是灵秀,颇有主角之相,这是他经历了多个世界以来的经验。

很准的。

只是那些匆匆而过的书生都只是普通之辈,除了清秀灵动点外,再也别无他用了。

空欢喜一场。

经验有时候也不准。

不能信。

江缺幽幽地一叹,“看来我还得继续在这西湖之畔待下去,继续看云卷云舒,看风云翻涌。”

看那潮起潮落。

至少心绪很平和。

这里百姓的生活还算富足,还算是宁静,没有被外界强大的力量卷住,未曾打扰过。

几个时辰后。

夕阳西下,淡淡的金色余辉撒下,从窗外照进来,映照出淡淡的金光来。

江缺让店小二把酒菜收拾下去后,便盘坐在窗边静静打坐,九品道功不由自主地运转起来,将这方世界的天地灵气吸纳过来。

秉承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原则,姑且修炼一番吧。

客栈里其他人都很好奇,这位看起来相貌不凡的年轻男子,居然如道士、僧人般打坐。

难道他也是个修炼中人?

但谁都没去问,也没好意思靠近。

江缺神色平静淡然,他神识出窍观八方安宁,看四周是否有被自己吸引过来的强大修仙者。

如果有或许能大胆猜测一下。

“和以前不同,这一次我是两眼一阵抓瞎啊。”江缺一阵苦笑,他记得上一次在花千骨世界的时候才被坑了。

想不到这次同样被坑了。

他大爷还是他大爷。

只是这大爷越来越坑人了。

江缺有点无奈,暗道“以后要是不是可以抗议?也不知这样做有没有用。”

三天、四天。

五天十天。

这一晃便过去半个月了。

江缺豪掷千金,让客栈掌柜差点把他当成老祖宗供养起来,每天好酒好菜招待着,半点不含糊。

终于。

在江缺快觉得枯燥得烦躁的时候,一个相貌平平的书生走过,但他眉清目秀之样着实令人觉得怪异,那焦急等待些什么,又左右来回走动。

仿佛很着急什么事。

“嗯?”

江缺一愣,暗暗道“此人,我似乎在他身上感觉到很强的气运,这难道是个天选之子?”

也就是传说中的气运之人?

看起来倒是挺像。

“小二,那书生你可认识?”江缺唤来店小二,问道“你若熟悉我重重有赏。”

那店小二神色一黯,道“公子,那书生我不认识,但我却可以帮你把他请上来,你若有问不妨亲自问他?”

江缺“……”

他突然一愣神,暗道“这小子脑子倒是有点灵光,反应力不错嘛。”

可惜他不收跟班了。

要不然这店小二是个很好的选择。

“行,那你帮我把他请上来吧。”江缺说着拿出一块银子,继续说道“这是奖赏你的。”

“谢谢公子爷。”

店小二屁颠地走了,待他下楼后和路边的书生一阵嘀咕过后,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书生跟着他走来客栈。

有几分本事。

江缺暗暗点头不已。

刚刚那块银子没有白给,虽然他自己下去也能把那书生叫来,但却没必要。

反正有银子怕什么。

书生很快就上来了,他传穿着朴素,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存在,在江缺面前显得有些拘谨。

有点害怕。

他怯生生地问道“这位公子请了,不知……不知你找在下来所谓何事?”

江缺抬眼望去,微笑道“本尊与你有缘,隧邀请书生你上楼来一叙,顺便再吃喝点东西,算是教一个朋友,不知可否?”

书生一听这话神色变幻了几下。

虽然自己有要事,但江缺这种风度翩翩,气势不凡的公子哥太少了,与之结交对自己也有好处啊。

于是他点头道“可以,小生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