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录不用vip的软件

() 本来夏若飞是打算让凌清雪找找合练的感觉就结束修炼的,但是凌清雪除了一开始有一点点小心翼翼之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修炼起来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而且随着修炼的进行,两人的灵魂频率也会渐渐趋于同步,本身两人又是恋人关系,那种感觉更是让人上瘾。

所以,就连夏若飞也不知不觉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当两人结束修炼的时候,东方已经露出了一丝鱼肚白两人的第一次合练,竟然不知不觉进行了整整一夜。

就连那块用于修炼的灵晶,色泽都略微黯淡了一丝。

夏若飞自己也露出了一丝异色,而凌清雪似乎还沉浸在合练的那种奇妙体验中,半晌才缓过神来。

因为两人是一直在合练的,所以夏若飞根本不需要再特别去检查,就清楚凌清雪经过这一次合练,已经稳稳地跨过了修炼门槛,修为也正式达到了练气1层中期的境界。

短短一天时间,能够有这样的效果,即便是夏若飞自己从头开始修炼,在同等条件下,他也未必有这个把握。

可以说,凌清雪的表现远远超乎了夏若飞的预料。

他站起身来,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其实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在修炼的时候真气时刻在经脉中奔流,根本不可能出现普通人久坐后产生的手麻脚麻等现象。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清雪,干得漂亮!”

凌清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修炼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好奇妙啊!而且咱们居然修炼了整整一夜,我感觉坐下去也没多久,外面的天居然都快亮了……”

巧目倩兮可爱少女图片绿叶衬托她的美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这说明咱们两人都是完沉浸在修炼状态中,才会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种状态下,修炼效果是最好的!本来我还打算先让你适应一下合练,然后早点休息的,没想到你几乎没有适应的过程,配合上很快就变得十分熟练了!”

夏若飞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你正式进入练气1层境界了,可以说修炼的门槛你已经跨过去了,而且以你的天赋,将来的成就肯定也不会低的!”

凌清雪并不知道她之所以能如此顺利,完是得益于夏若飞花了血本的两碗凝心草药汤,她此刻自信心爆棚,点头说道:“嗯!你要小心哦!说不定我很快就会超过你的!”

夏若飞哈哈大笑,说道:“要真有那么一天,我肯定非常高兴!”

接着,夏若飞又正色说道:“清雪,从现在开始,每一步都要稳扎稳打,切不可急于求成,你天赋出众,只要沉下心来打好基础,未来不可限量,千万不能为了快速提高境界而过度修炼,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是相当重要的。”

“嗯!我知道了!”凌清雪认真地说道。

夏若飞笑着说道:“好了!第一次合练圆满结束!接下来……你好像应该先去冲个澡了……”

凌清雪愣了一下,然后微微低头一看,顿时尖叫了起来,忙不迭地蹦起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

夏若飞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凌清雪刚刚接触修炼,体内的杂质还有很多都没有排出来,再加上这次修为又进步了一大截,所以她又遇到了上次的窘境许多黏糊糊油腻腻的黑色杂质粘在她的皮肤表面,散发出难闻的酸臭味道。

作为一个爱干净的美女,如何能忍受这种状态?

凌清雪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她一边擦头发,一边苦恼问道:“若飞,是不是以后每次修炼都会这样啊?这……也太恶心了……”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别担心!这是正常现象,修炼其实就是一个不断自我净化、自我提高的过程,你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体内积聚了不少杂质,所以前几次修炼才会有特别多的污垢被排出体外,后面就不会这么明显了,你看我修炼的时候,不就啥事儿没有吗?”

“那就好……”凌清雪微微松了一口气。

夏若飞说道:“咱们先去弄点儿吃的,然后今天就不修炼了,一会儿先补个觉再说!”

“嗯,我听你的!”凌清雪说道。

夏若飞想了想又说道:“对了,你现在已经有练气1层的实力了,以你现在对真气的掌控能力,应该可以很好地应用这些真气了,没事的时候你可以适当练习一下。”

“怎么练习?”凌清雪一头雾水地问道。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就是练习一下如何控制真气啊!不然你空有高超的实力,真正需要对敌的时候却用不出来,岂不是浪费吗?算了,我给你演示一下吧!”

说完,夏若飞牵着凌清雪的柔荑走下楼去,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他从工具房里找出了一根撬棒,在凌清雪的注视下,将真气灌注双手,十分轻松地就把撬棒掰弯成九十度,接着又轻轻用力,将它恢复原状。

然后夏若飞把撬棒递给凌清雪,笑着说道:“其实你现在也完能够做到的,这并不需要多少真气,关键是在于你对真气的掌控。”

“我也可以?”凌清雪并没有接过来,而是十分意外地说道,“这个……看起来需要很大力气呢!”

她以前虽然不能说手无缚鸡之力,但毕竟是个柔弱的女孩子,所以一时间大脑还有点转不过弯来,就因为丹田内练出了真气,自己就能随意掰弯这么粗的铁棍?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夏若飞说道,“虽然只是练气期修士,而且还是练气1层的,但达到普通人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力量,还是很容易的。”

接着,夏若飞说道:“你在这里尝试尝试,我先去弄早餐了!”

说完,夏若飞把撬棒往凌清雪手中一塞,然后转身走进了别墅,留下凌清雪一脸凌乱地站在那里。

明明是貌美如花的美娇娘,可是手里拿着一根撬棒,这画面真是有些违和,一想到自己还要试着掰弯这根撬棒,凌清雪更是哭笑不得。

自己会不会变成女暴龙啊?凌清雪忍不住胡思乱想。

不过对于夏若飞布置的任务,她还是十分认真的,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清除出脑海之后,她就真的开始练习起来。

……

当系着围裙的夏若飞走出别墅,喊凌清雪进去吃饭的时候,凌清雪已经能够随意将这根撬棒变幻角度了,她好像拿到了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玩具一样,不断地让撬棒在自己手中折弯、恢复、再折弯,玩得乐此不疲。

夏若飞笑着说道:“清雪,差不多就行了!我只是让你习惯真气的运用而已,你可别真的把这根撬棒掰断了啊!”

凌清雪这才回过神来她刚才是真的沉浸于真气的运用中了,却没有想到自己这有些暴力的形象都被夏若飞看到了,她俏脸通红,连忙将撬棒丢在了一边。

夏若飞哈哈笑道:“快去洗手吃饭吧!”

两人吃完早餐,正准备上楼补充睡眠的时候,凌清雪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说道:“我爸打过来的……”

“那你快接啊!”夏若飞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他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夏若飞不禁笑道:“得!咱们各接各的电话吧!”

凌清雪抿嘴一笑,拿着手机走到了一边,夏若飞也拿起手机走到窗户边,他这时才看清了来电显示,是李义夫打过来的。

夏若飞接听了手机,笑着说道:“义夫,你那边应该是晚上吧!这个时候打电话,找我有事?”

李义夫有些紧张,似乎还带着一丝惶恐,说道:“师叔祖,我现在并不在美国,而是在三山,不知道师叔祖什么时候方便,我想……来拜访您一下!”

夏若飞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我不是让你在美国好好呆着吗?没事儿跑到三山来干什么?”

李义夫连忙说道:“师叔祖,弟子并非专程回国的,这次是家族的公司在三山有一项投资,因为金额比较大,我有点不放心,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其实李义夫的“拙劣”借口,夏若飞又岂会看不出来李九州去世之后,李义夫作为家族中唯一的修炼者,可以说是整个家族的掌舵人,什么投资重要到必须他亲自过来盯着?

更何况李义夫本来就对家族生意根本不上心,都是甩给几个能力不错的晚辈负责的,他自己则一心追求修炼的境界,现在突然对一个投资项目这么关心,无非是因为夏若飞在三山而已。

不过就算是看破了,夏若飞也不好拒绝,毕竟李义夫是万里迢迢过来的,而且三山市又不是夏若飞家里开的,他就算是李义夫的师门长辈,也没有权力要求李义夫不要到三山来公干啊!

而李义夫作为晚辈,既然到三山了,那么登门拜访也是理所应当的。

因此,夏若飞只能无奈地说道:“来都来了,你就过来一趟吧!我在桃源农场!”

李义夫大喜道:“是!师叔祖!弟子这就过来!”

夏若飞接完电话,那边凌清雪也跟凌啸天说完了话,她拿着手机走过来,说道:“若飞,我爸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夏若飞不禁笑了起来:“看来凌叔叔对我怨念很大啊!”

“他可没说你!”凌清雪俏脸微红道。

“我才不信咧!”夏若飞说道,“估计他觉得我把他女儿抢走了吧……不过你早晚都要嫁给我的,现在只不过是让他提前适应适应而已……”

凌清雪羞恼道:“谁说我就一定要嫁给你的!”

夏若飞嘿嘿一笑,说道:“不说这个了……既然未来岳父都发话了,那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凌清雪不禁有些失望,说道:“可是……我还想跟你一起修炼呢!”

“咱们俩都在三

山,想要修炼还不简单?再说你这次进步幅度这么大,也需要几天时间来巩固一下修为。你自己单独修炼《太初问心经》,虽然效率低了一些,但基础会更牢固,而且也有利于你更加熟练掌握第一层功法嘛!”夏若飞说道。

接着他又说道:“不过你公司那边的工作,最好找人分担一下,不然整天忙忙碌碌的,真的会耽误修炼的。”

“我知道了。”凌清雪说道,“今天回去的话,我会跟我爸提这个事情的……其实我一直倾向于找一个职业经理人团队,来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呀!你看我现在多轻松?而且也不耽误赚钱啊!”

接着,夏若飞说道:“回去之后跟凌叔叔好好说一说,实在不行你就把我推出来,说你工作太忙,都没时间跟我谈恋爱,我这边已经有些微辞了!要怪就让岳父大人怪我吧!反正我这是债多了不愁……”

凌清雪扑哧一笑,说道:“说得好像我爸跟你势不两立一样的!哪有那么严重?他其实挺欣赏你的……”

“说的跟真的似的……”夏若飞笑着说道。

接着他又想起李义夫要过来拜访的事情,说道:“对了,你就算今天回家,也别急着走,一会儿有人要上门拜访我,你不是一直对修炼界的事情感兴趣吗?你也跟着一起见一见吧!”

凌清雪顿时眼睛一亮,问道:“一会儿有别的修炼者要来拜访你?”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嗯!不过你一会儿别太吃惊啊!那位年纪不小了,不过辈分却比我低很多,论起来他该叫我师叔祖……”

夏若飞这也是提前给凌清雪打个预防针,因为一会儿李义夫上门来,首先一定是毕恭毕敬地问好,到时候别吓到凌清雪了。

“师叔祖?”凌清雪不禁睁大了眼睛说道,“你就算是辈分高,可是师叔祖也有点太离谱了吧!”

夏若飞哈哈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这在修炼界也不算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毕竟修炼者的寿命都很长,活好几百年的比比皆是,弟子之间相差一两百岁都正常得很,几代累积下来,辈分自然就显得有些离谱了……”

凌清雪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她接着又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挺期待的呢!”

夏若飞笑着说道:“他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夏若飞说很快,是因为他知道李义夫肯定是挂了电话之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农场这边赶,但他还是低估了李义夫的速度实际上李义夫打电话的时候,都已经来到桃源农场附近了。

所以夏若飞跟凌清雪才说了一小会儿话,门岗那边就打电话过来,说有个老人家来拜访他,请示是否放行。